当前位置:主页 > 爱情短句 > 爱情契约18

爱情契约18

类别:爱情短句 | 发布时间:2016-04-21 | 人气值:599

人有时候的欲望就是那样的渺小,出门在外,不像是在高扬的公司里都是好吃好用的,而且不要还不行,可能是公司福利好吧,或者是顾婷在高扬那里人气十足,又或许到每一个地方,都会遇到不一样的人吧。顾婷,不想想那些事情,就是想 那种无拘无束的生活,,希望没有人在身边,那就是自由得解放。就想一个呆着,

谁知道嘛,顾婷在给伊美打电话,。刚离开高扬一两天 ,姐姐一天二十四小时,和红包群的老少爷们调侃聊天,甜哥哥,蜜姐姐,唱歌,跳舞,无所不能,半夜手机也开着,姐姐白天除了上班 八小时,吃饭洗衣除外,晚上和寂寞出去一小时逛街,只有四个小时是静止的,而且最大的特点就是鼾声如雷,。这就等于说,这二十四小时,她没有一刻是静止的

啊--我都快,,我不想说了,这和我刚来时说的都不是一回事了,她好像怪我没出去和她跟寂寞逛街,那样都是一起的显得团结,说是这么说,他是想你跟着锁爱出去,不让众人说出他们两个的事吧。

伊美,你就别瞎说了,不可能的,姐姐不会是那样的人,-------顾婷的捂着头低头不语了,伊美抖动着手机,喂,大小姐,还听着呢么,听着呢,拜托好不好啊,要是不随心就回来不好吗?

你是怎么和她联系上的,顾婷,停了会,朋友啊,算了难得理你,以前上大学时,我告诉过你机械是冷门行业,你就是不听,长得那么白的皮肤,柔软的跟水似的,你一个女生干甚么不好啊,非得干机加工啊,你有病吧你,。

再说了,在高扬的公司有什么不好啊,就你那个犟脾气,就不能向他妥协吗?顾婷,不想听伊美在那叨叨个没完,和高扬一个样,像个老妈子’

那是我妈给我选的,我不喜欢有办法吗,不过,那个老女人,你要防着她点,别到时把你给害了,你知道她是什么人吗、,你就敢大老远,和她一起出门,到时她把你给卖了,你哭都来不及。

伊美,你别吓我啊、我可是胆小鬼,你还胆小啊!你的胆比谁都大,算了不和你说了。本来心情就不好,一打电话就训我。我也是为你好嘛.你也不想想,在外地谁和你说这些,

伊美的话在深深的刺痛着顾婷,她不知道,该如何面对高扬,回去,那时走的时候

那一片大街小巷都知道,他出门打工去了,要是回去脸面何存,。

顾婷一个人拿着门卡,出门想散散心,一个人逛街,不相向在公司时高扬来回车接车送。而这里表面上风平浪静,其实要求是很严格的,没有门卡,根本就出不了门,出完门回来,和谁说过话,顾婷不知道为什么,只要你不出门,不上厕所,他会跟你一辈子,可烦死我了。

是不是和高扬比起来一个天上。一个地下,这是 什么鬼地方,就算是有团队精神也不能是折磨挤兑人的,。

换了一个这样的环境,能有人伸手拿几张报纸,无偿的帮忙领两床别人盖过n会的被褥,姐姐都要激动的感激涕零,她洗着很脏的被套,和枕套。拿着不知从那淘来的枕套心,她把什么都当好的,大车上包装货物泡沫纸,和裹货物的下脚料做的大面毯,他都拿来,铺在床上,一抖落,腾起一层灰,她的生活规律,和顾婷的生活习性也是一个反差,

,顾婷,你要吗;姐姐学着天津人口音,拉着那个调,别说还挺像。顾婷摇摇头,她不喜欢那些别人用过的东西,也不喜欢捡那些东西,从家里来,。顾婷,什么都齐全,电脑,床上用品,被单被褥,都是新的,他并不想接受寂寞的帮助

许是和高扬在一起呆久了,什么也不用操心,习惯那个公子哥,在他眼前晃,而且一向发傻的她,辨别是非的能力有所改观,那好像是高扬的功劳吧。顾婷也不没有脾气去闹腾什么,想踏实工作老实做人呗,换了好多工作都不太理想,她在也不想招惹什么麻烦。。

顾婷脸盆,暖壶什么也没有,寂寞拿了两个暖壶说是他的,给大姐和顾婷用,顾婷感觉到时间久了,不是什么好事,尽可能的离他远点,而且寂寞对于顾婷的态度极为冷淡。

人和人的交往,在大姐与顾婷之间是天壤之别,顾婷不在意他们怎么对她,一切都是身外之物

和寂寞第一次见面就是在车站那一会吧,就是请他们吃饭那一回,顾婷感觉到太别扭

就是那种感觉吧,

寂寞,就是希望顾婷能向姐姐那样和他软绵棉的说话,亲热的叫一声哥,。亲人啊,一个落魄的沦为做工的人了,就这样的渣男见的多的去了,但是,你若要伤了,这种人干不了什么好事

顾婷不喜欢他对姐姐那个热情劲,姐姐叫锁爱,四十好几的人了,和顾婷搅在一起,天津的方言,不管大小只要是女性都叫姐姐

姐姐,你好吗,姐姐你去哪,都这样叫着,亲切

顾婷是从网上通过其他人的渠道,间接的认识了锁爱,她感觉她这个姐姐有很多忧伤,锁爱这也是网名啊,感觉她有很多故事似的。

她的名字叫宋乃花,她说话有浓重的少女般悦耳的声音,如果素未平生,你不会感觉到她就是一个四十几岁的老妇,要是在红包群,她是最风情万种的那一种吧,她有那种成熟女人的无显魅力,可以让无数陌生男人为她而折腰。

在工厂才来几天,恨不得哪个门口都走遍了,录个指纹,别人一下就通过,姐姐可好,她撒着娇,每次都得按个十几回手印才肯罢休,别人都记得她那醒目的黄发,她都热情似火的和他们攀谈起来,从不会认生。,

姐, 我们下班了,今天吃什么饭,顾婷和锁爱一起走着说着话,我给寂寞打个电话,让他来食堂吃饭,他们走走停停,寂寞开车送货刚回来,一看是锁爱的电话,他高兴的阴险的一笑,暗自捏了一把拳头,但是这两个人并不会知道,他到底在想些什么?

给寂寞打电话,她每次在食堂当着所有人的面,逗得大家直笑,为了表示对大姐的感谢,顾婷把从家里带来的红酒给大姐喝,吃着喝着她的脸红扑扑的,。

这一次,她长这么大也没有喝过这么好的红酒。也没有人像顾婷那样真正的对她好过,。

锁爱姐姐,别人都爱这样的叫她,她看到顾婷的酒,两杯酒下肚话匣子就打开了,妹妹

你姐姐是个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------------说着话杨着胳臂是醉非醉,她夹了一口菜

又喝了一杯,这酒真好喝,我还没喝过这么好的红酒呢、

qq2331268514 2016.4.16

版权作品,未经《短文学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你可能感兴趣的